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過去 | 13th Aug 2007 | 幻故事 | (430 Reads)
夜深,皓月當空。
一條寂靜的街道上,只有盧建煇牙醫診所依然燈火通明。
診所裡,牙醫房內,儀器與牙齒互相磨擦,發出吱吱的刺耳聲音。

「多久沒檢查牙齒了?十年?二十年?犬齒都變得那麼鈍。」
又是一陣的吱吱聲。
「記得每半年要來磨一次牙齒,那麼才會耐用的。」
聽到牙醫的嘀咕,看牙男子是完全無法回應,因為他的嘴巴正被牙膠撐得大大的,而縱使對準口腔的照明燈燈光非常溫和,他也顯得很不自在。
突然,敲門聲響起。
叩、叩、叩叩叩、叩、叩、叩叩叩、
像是在傳達什麼暗號似的。
牙醫不慌不忙地放下儀器。在這種情形之下,他應該是去開門才對,可是他卻以飛快的身手從口袋中拿出一副太陽眼鏡並架上了。
看牙男子見到牙醫的古怪行徑也來不及意識將發生何事之時,照明燈的燈光已頓變猛烈起來,直刺刺地穿透了男子的臉,顯照出一隻蝙蝠的輪廓。
男子不斷地痛苦嘶叫,使勁地爬開來,避開那如雄獅猛獸的燈光。可是,一切已經太遲了,已被燒得面目全非的他,整個身體開始冒出了煙。
「想不到你竟然背叛我類。。。」男子吐掉牙膠,兩邊的獠牙已長了出來,他一臉猙獰地步步進逼。
「背叛我類是沒有好下。。。」他正想把話說完之際,突然感到心臟欲裂,垂頭一望,那處已插著一段銀鞭,而一名女子正握著銀鞭另一端的把手。
「沒好下場的是你!」女子順勢一抽,男子立時神魂俱散,軀殼迅即化成一地灰燼。
女子看著那堆灰,不免有點感慨:「就算是不同類,死後也都是一樣。」
一直站在旁邊的牙醫不禁鬆了一口氣:「嘩,好險,幸虧妳來得合時。」女子瞟了一瞟牙醫,說: 「神經病,你知我一直在門外。」
牙醫頓時滿臉嬉皮,他遂行到灰燼之前,端詳了一會兒,然後便啟動了桌下的吸塵機,沒多久,灰燼已被一吸而空,室內又回復原來的乾淨。
「吸血鬼窮凶極惡,看你還再不再接吸血鬼的生意?」
「哈,我的祁大小姐,現在生意難做呀,就連牙醫也要上電視做秀,我不接多點「額外」的生意,又怎能經營下去?況且妳不知我花了多少心血才爭到專營權,若不是因為妳。。。」
「管你!」女子拋下了說話,便拉開房門。
「嘿,妳這樣便走了?虧我剛才還拼了命幫妳消滅吸血界高層,妳好歹也該報答我吧?一個吻如何?喂,不吻也來抱一下呀!」
女子回過身,倒後地行,看著張開臂彎的牙醫隱沒在房門後,她才說:「等我了結一切之後吧。」

離開診所的時候,天色變得深沉起來。
阿祁仰頭一看,一隻大鷹正在天空翱翔,牠體積之大竟可以遮擋整輪明月。細看之下,阿祁不禁赫然大驚,因為她發現大鷹腳下並不是鷹爪而是一雙人腳。
她即時奔回診所,而當她推開房門的一刻,熟悉的這一幕再一次印在她的眼簾下。


(待續)
引用(0) | 話題(小故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