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過去 | 14th Aug 2007 | 幻故事 | (321 Reads)
混血兒 1/6

已是第幾名了?阿祁腦裡盤旋著這個問題。
司機、情報員、鮮血拆家,。。。現在是牙醫,似乎每名協助阿祁的人,身上的鮮血都會被吸吮,且脖子上必定留下一個與別不同的魔鬼烙印。。。一個血洞。

從牙醫僵直乾癯的身軀來看,身上的鮮血一定被吸得一滴不剩,而他臉上扭曲的表情似乎在告訴她,他在死前是受到相當巨大的驚恐痛楚。
阿祁慢慢地湊近了牙醫的臉,雖說現在才來報答他已是太遲,可是畢竟她的事情根本與他無關,這樣做至少可減去她心中的愧疚感。
毫厘相距,牙醫回復生命的氣息逐漸傳到阿祁的鼻子裡。她遂端視那顆血洞。
血洞四周的皮膚與神經組織正不斷地交織纏結,似乎欲以飛快的速度隱沒牙醫被賜予另一生命的痕跡。
可是阿祁不會允許這另一生命延續下去。
她退後了數步,向著牙醫狠鞭一揚,鞭端不偏不倚地插進他的心臟位置。隨著銀鞭被抽出,牙醫全身抽搐了一會兒,未幾,他的形、神、軀體頓成一地虛灰。
這樣才叫真正的報答,阿祁暗忖。

幫助自己的人相繼地犧牲,阿祁真的不想再連累別人了。

一個人在途上,只有明月相伴隨。
風聲颼颼,倏然,鬼影幢幢。
「一、二、三、四。。。」阿祁感應到四周的氣息,一邊暗地計算著,「你們全都給我出來!」
隨著她狂吼一聲,銀鞭已向著屋簷方向擊去,簷上身影不禁一驚,正想躲避鞭風之際,卻猛地見到銀鞭在距離自己不遠處的位置突然被抽回,他目光追蹤銀鞭最終去向未遂,胸口上已插上四五根銀針。與此同時,回馬鞭亦已打落在倒吊於屋簷另一邊的身影上,身影上半身攔腰墜落。
慘叫聲音震天。
「我們要替老大和兩名兄弟報仇!」此時,兩名男子一同躍出。
月光影照下,兩名男子更顯面色蒼白,他們臉上除了憤怒便沒有其他表情。
「廢話少說!你們今夜死定了!」阿祁話未說罷,銀鞭迅即在半空中舞動,一道道閃光此起彼落。
可是縱使她的鞭法再快,兩男的身手比她更快。
彈、蹦、躍、跳,蒼白男子並不是要避開阿祁的銀鞭,而是向著她亦步亦趨。
阿祁冷不防二人已來到她咫尺之距,銀鞭發揮不到它的力量,她只好與二人拳來腳往,短兵相接,掌刀起落。
好不容易才脫離二人圍攻的範圍,可是阿祁已由原來的進攻變成防守,銀鞭更被打落脫手。最後節節敗退的她,落得不斷逃跑的局面。
她拼命地由中環狂奔到柴灣,但是依然擺脫不了窮追在後的兩人。
終於,阿祁體力不支,停住了腳步,胸口在劇裂起伏。
「看妳還能逃到哪裡?」二人依然中氣十足。
阿祁假裝沒還擊之力,俯身按著微曲的兩膝喘氣,趁著對方似在喘息之際,縱身一撒,但是星光閃閃的銀針只散落一地,卻絲毫傷不及對方。
「他媽的,怎可能如此頑強!」
「看妳還有什麼板斧!」
阿祁身上已再無兵器。
就在這時,她看到指上的Tiffany戒指和腕上的Links of London手鏈,心中有點不捨,猶疑了半秒。「算,保命要緊,留得小命在,哪怕沒錢買!」
正當她要把純銀手飾當暗器之際,突然整個人呆住了。
嘀、嘀、嗒、嗒、
阿祁感到脖子上一陣溫熱,濕漉漉的鮮血從頸項上不斷溢出。
二人手法之快,竟在她毫不察覺下替她畫下一道致命血痕,她頓感腦裡一片空白,雙腳發軟,視線變得模糊。就在她眼皮越發沉重時,她隱約見到一名大鵬展翅的男子從半空中降落到她眼前,他收住了翅膀,然後輕而易舉便將二人擊斃。
在合上雙眼之前,阿祁看到男子俯視著她,而她彷彿從男子的容貌看到了自己的樣子。
阿祁問 : 「為什麼你能輕易打敗他們?」
男子答 : 「因為我吸血,而妳不。」

(待續)
引用(0) | 話題(小故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