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過去 | 19th Aug 2007 | 幻故事 | (357 Reads)
混血兒 1/6
混血兒 2/6
混血兒 3/6

右手,現在是逆時針的扭作一團。

 

五分鐘之前。

「妹,妳的手好像還差一點點才復元,讓我來幫妳一把吧!

阿祁未及阻止已呀聲叫痛。

「呃,用力過度了,sorry!

阿祁欲哭無淚,就這樣跟著這名比自己早數分鐘出生的兄長,由光明走到黑暗,由地面走到地下。

她悄悄地用口脫下了純銀戒指,並緊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****

吸血鬼最早出現於18世紀。那時,他們都是臉色慘白,瞪著紅色瞳仁,時常張牙舞爪地四出吸血。因為他們面目猙獰,人們在遠處見到時已有所防禦,或是被嚇得雞飛狗走,雖然大部份人最終亦難逃魔爪,可是成功機率並非百份百。

吸血鬼汲取了教訓,明白到人類面對漂亮的人和事時才會防線鬆懈,只要趁在此時往頸一噬,人類便穩成口中之獵物。

慢慢地,吸血鬼不再是惡形丑相,而是進化成輪廓分明,眉目俊秀,一副惹人喜歡的容貌。

 

「為什麼他們變成這個樣子?」沿途,阿祁發覺有數名長滿瘡癰的吸血鬼向她怒目而視。

阿祁看到兄長回頭瞅了自己一眼後便繼續前行,直至來到盡頭的一扇雕花木門前才停下。

門後的大廳內,一眾吸血鬼正在蝶舞鶯歌,談笑風生。當他們看到進來的阿祁時都不禁怔住了。

置在當中的雄鷹看到阿祁立即流露出欣喜的表情,他遂迎上來。

「阿仕,你終於都遊說了她回來了,幹得很好!」他拍了拍阿仕的肩膀。

「爸,小意思。」阿仕說話時有意無意地瞥視阿祁的右手。

 阿祁留意到跟在父親之後的是一名皮膚嚴重腫爛潰瘍的女子。她感到那女子不懷好意思地握緊拳頭,發出咯咯聲響。

「絲雅,給我與阿仕一點面子,不要跟她計較好嗎?畢竟她自小便跟在人類身邊,不認同自己的吸血鬼身份,做出傷害同類的事情也是情有可原的,況且。。。」

「我是人類!我不是吸血鬼!

雄鷹也不理阿祁的抗議,只繼續說:「況且幫她的人都已得到應有的懲罰了。」

阿祁大驚。「你將他們怎樣?

「妳是我的女兒,做錯了事都有我與阿仕來替妳承擔,可是幫妳的人就並沒有那麼好運氣了。」

突然,阿祁感到手臂被攥住,然後被拉著穿越了數堵牆壁,來到一所牢獄面前。

天花的洞穴引進了一柱陽光,並照到牢獄的地上。一名軟弱無力的男子瑟縮在陰角處,又是害怕又是飢餓地盯著地上那數滴被光柱照射著的鮮血。

未幾,光柱隨著太陽下山而轉弱,男子待不到天色完全轉暗,便爬到前面,不停地舔著那數滴已乾涸了的鮮血。

「其他人呢?我要你立即放了他們!」阿祁怒吼。

「其他的人因為受不住飢餓,死的死,病的病,只有這名鮮血拆家生命力倒算頑強。不過,妳願意回來我身邊,我是當然會放了他們啦。」

「不要妄想!就算我回來都只為一個目的。」阿祁握住銀戒的手心正在冒汗。

「為什麼妳要那麼執迷,那是百害而無一利的。」

「那只是你推搪的借口!」阿祁跟著遞起了拿著銀戒的手,並打開了手掌。

雄鷹看到她掌中的銀戒,正揣測她下一步時,突然見到她飛快地把銀戒送到嘴裡,然後吞下,他大吃一驚,並本能地一拳打到她的胸口上。

阿祁被打得頭仰腰翻,連咳數聲後,鮮血口沫連同銀戒一併吐到地上。

「妳是不是瘋了?雖然妳有一半人類的血緣,可是妳把純銀吞下還是會死的!」雄鷹又嘆了一口氣,說:「看來我再不順妳意思的話,妳是不會死心的了,好吧,我就跟妳去一趟,不過有什麼後果,妳可不要怨我。」

阿祁捂著凹陷了的胸口,一時說不出話來。

 

(待續)

引用(0) | 話題(小故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