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過去 | 22nd Aug 2007 | 幻故事 | (354 Reads)
混血兒 1/6
混血兒 2/6
混血兒 3/6
混血兒 4/6

 

從小,阿祁腦中便不斷浮現出這幅美麗的構圖:父母手牽著手,而他們又分別牽著兄長與自己的小手。一家人走在餘暉中,樂也融。

可惜這景象跟幻想一樣虛無飄渺。

時光荏苒,想不到現在卻在這種情況下牽到父親的手。

 

這夜,雄鷹拖著阿祁在半空中飛颺,阿仕則緊跟在後。

「爸,不可以走路或乘車嗎?幹嘛一定要飛?」阿祁一臉兢然。

「飛行是我們的代步方式。」雄鷹看到女兒臉色發白,「噢,我不知道妳是畏高的。」

「我其實有點想吐。」

阿仕聽罷立即從後趕上來,譏誚說:「都說吃肉的沒用啦!」他兩翼一拍便飛到老遠。

雄鷹看到女兒顯得很委屈,便出言安慰:「妳不要怪妳哥,他對妳確是有點敵意,那都是因為。。。」這時,他感到女兒那握著自己的手向前指了一指。

「就在前面。」阿祁說。

他們縱身飛到一排排矮房前,並降落在其中一個單位的露台上。

阿祁一個箭步進了屋。雄鷹與阿仕尾隨著她,踏進了一個小客廳內。

雄鷹環顧雅致的四周,掃視過那些喚起記憶的照片後,目光最終落在一名老婦身上。

昔日花樣般的臉,如今已是雞皮鶴髮。老婦縮成一團地睡在沙發上,看上去是多麼的瘦小。

老婦似乎也被他們的聲音吵醒了。她緩緩地張開眼睛,當見到眼前兩名不速之客時,不禁掛滿一臉問號。

阿祁坐到老婦身旁,說:「媽,我把爸爸和哥哥帶了回來。」

老婦凝聚著焦點,朦朧間勾畫出一張熟識的輪廓,禁不住喜上眉梢。可是她的欣喜卻被逆轉的心念一掃而空。她看著這名依然氣宇軒昂的男子,不禁自慚形穢起來,她如像驚弓之鳥一樣推開了阿祁,跌跌撞撞的躲到角落處。她雙手掩面,喊叫道:「我不要見到你們!你們通通都給我滾。」

阿祁見到母親的反應不禁大為緊張,「媽,妳不是一直都想見到他的嗎?還有哥哥呢。」阿祁不停向兄長招手。

阿仕正想踏前一步之際,已聽到母親喝止的聲音:「叫他們走!

雄鷹顯得有點無奈,遂蹲到她跟前。「雪,兒女懂性以來,我們都沒好好的聊過,妳何不順著她的意思?

他的靠近更令她惶恐不安。她本能地不斷撥動著手,企圖將他撥開,可是她面向著牆壁不敢正視他,連翻撥到的就只是空氣。

看到母親開始體力不支且放聲狂哭起來,阿祁霎時之間也慌忙失措。

「那麼我們先走了,阿祁妳要看好她。」雄鷹拍了拍阿祁的肩膀,便與阿仕轉身離開。

就在二人踏出露台之際,他們突然聽到阿祁大叫起來:「媽,媽,妳怎麼了?爸爸!

雄鷹回頭一看,乍見妻子臉色驟變紫青,雙手抓緊了胸口,痛苦地好像難於呼吸的樣子。

「爸,求你救媽媽!她好像快不行了!

「阿仕,快點叫救護車。」

「不是叫救護車,而是咬她!

「我是不會咬她的。如果要咬她,我早在六十年前已咬了她。」

「難道你就這麼忍心看著她死去?」阿祁咧開嘴,一邊的犬齒已長了出來。「既然你不肯,那就由我來咬!

阿祁遂望著身體開始抽搐的母親,說:「很快便沒事的了,就讓我來給妳新的生命!

「就算妳咬了她,也不能令她回復年青,若果妳想她一輩子都是這個樣子,那妳就咬她吧!但妳可不要忘記,吸血鬼的一輩子是很漫長的路。」

阿祁慢慢地湊近母親,一顆眼淚潸然掉到母親的頸上,並沿著大動脈徐徐流下。

 

(待續)

引用(0) | 話題(小故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