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過去 | 24th Aug 2007 | 幻故事 | (366 Reads)


混血兒 1/6
混血兒 2/6
混血兒 3/6
混血兒 4/6
混血兒 5/6  

陽光映照在山峰上,雲影浮沈於眼眸裡。

阿祁獨躺在山上的草叢中,雙手交加在腦勺後,凝眸望天。

謐靜的四周只聽到她的長吁短嘆。

這時,一隻大鷹驀地出現於眼前,牠在半空不斷盤旋,穿梭於雲霧間。突然,牠像是看到什麼似的,立時急速降下,並朝著阿祁的方向直衝下去。

可是阿祁對此猶如視若無睹,完全無動於衷。

當來到她的咫尺之距時,牠忽然收起了翅膀,而全身毛髮更驟然生長。巨鷹在一瞬之間變成了一頭野狼。

野狼爬到她身上,對著她嚎叫數聲。

「討厭呀!」阿祁猛地推開野狼,「每次都裝酷!

野狼假裝被推得滾到一邊,翻滾之間,狼身已變成人形的阿仕。

「妹,原來妳躲到這兒,害得我四出找妳。」阿仕遂躺到阿祁身旁。「在幹什麼啦?

阿祁噘嘴,說:「在納悶呀。」

「回去啦。」

「你先走吧,我想在這兒多獃一會。」

「妳這是什麼話?就是老媽大發雷霆,嚷著要我找妳我才跑出來耶。我怎可以空手而回,而妳就躲在這兒看風景呢?

阿祁想到自母親成為吸血鬼之後,性情變得暴戾不好惹,不是打就是罵,總之什麼事情都看得極不順眼。這天她就是因為受不住才出來透透氣。

阿祁不禁喟然長嘆。

「話說回來,妳要她八十歲才來當吸血老鬼,任誰都會不開心啦!妳受不了嗎?那麼妳乾脆在她的胸口插上一根銀針。。。

「她是我們的媽呀!

「那麼妳就只好一直忍受她了。總而言之,妳幹出來的好事,就靠妳「獨自」支撐著了。」

阿祁禁不住又吐出一口悶氣。

「別鬱悶啦,」阿仕從口袋中掏出了一袋如手掌般大小的東西,「來,哥請妳吃的。」

「這是?」阿祁拆開了包裝袋,原來是一條血紅色的冰條。

「哥其實還有很多其他食物呢,什麼血沙冰啦、血冰淇淋啦,冷的不喜歡嘛,還有熱的例如「人紅」啦、流沙血包子啦,呀,喝的也有,血汽水啦、血清酒啦,真是要什麼有什麼。」阿仕推一推阿祁,「妳說咬人殘忍嘛,但畢竟妳有一半是吸血鬼,不喝點人血便會貧血的。」

阿祁一邊聽著兄長的話,一邊舔吃著冰條。冰條雖然很冷,人血的味道亦很腥臭,可是此刻她的心是又甜又溫暖。

 

「對了,哥給妳看一樣東西。」阿仕突然將一張照片拿給阿祁。

阿祁看到相中的女子一臉娟秀,盈盈笑靨盡展她動人的意態。單是看著照片,已感到女子過得很幸福。

「好美啊!

「對呀,她是我的女朋友。我們其實打算下個月便結婚的。」

「真的嗎?恭喜啊。」阿祁也替兄長高興。

阿仕瞥了瞥妹妹,又說:「她呀,心地不知有多善良,雖然她是吸血鬼,可是也跟妳一樣,說什麼咬人很殘忍,所以我特地命人做了很多用人血製成的食物,哈哈,她見到後不知多高興,還吃了很多呢。」

「那麼我們回去之後,你記得帶我見這位未來嫂子啊。」阿祁嚷叫道。
「其實妳也見過她的,噢,對了,就是那天站在老爸身邊的絲雅囉。」

阿祁想起那名皮膚潰爛,見到自己如見仇人的女子,不禁驚奇地問:「但是。。。為什麼?

阿仕沉默了一會,又說:「都怪那名鮮血拆家啦,他聽了妳的指使將一些牛和豬的血混和人血供給我們,剛巧那批又是瘋牛和口蹄豬的血,結果。。。」阿仕搖搖頭,強忍著淚水,「妳是我的妹子,我們當然不會怪妳啦,所以仇恨全都算到那個拆家身上。」

阿祁無言以對,心裡是萬般歉疚。

就在此時,她忽然感到全身懨懨無力,呼吸變得很不順暢,一瞬之間,皮膚開始長出膿包。她驚叫起來。

阿仕留意到妹妹的變化,說:「不舒服了?!一定是我拿錯了那些有問題的冰條給妳了!不用怕,我們現在就立即回去,我與絲雅是會好好的照顧妳的。」阿仕握著妹妹的手,便振翅高飛。

長空之上,騰雲駕霧時,阿祁收住了淚水,說:「哥,我想搬出去住。」
「怎麼可以?妳一直挖空心思,置其他人不顧,不就是為了要現在的一家團聚嗎?
阿祁一時語塞。

 降落之前,腫爛已漫延到面上的阿祁說:「哥,可以飛慢一點嗎?我有點想吐。」
「都快到了,啊,應該是不習慣吧?那我帶妳再飛一圈,飛快一些讓妳多多習慣吧。」

在跟著的一句鐘裡,嘔吐聲不斷在半空蕩漾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()

引用(0) | 話題(小故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