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過去 | 9th Oct 2007 | 幻故事 | (891 Reads)

戒不了 (上) [IIA] 
戒不了 (中) [IIB]
 

(...續) 

在我被挑選成為色誘易老頭的人選後,組織曾給予我很多交合的訓練,好使我在行動當中不會因為那一刻的生理動盪而生愛。

可是組織卻從沒有授予我如何釋除因為交合過密而生惡的感覺。

 

易老頭瘦骨嶙峋、弱不禁風,仗著一副孱荏的身體卻縱慾依舊,幾乎每次回家見到我,都會使個眼色暗示我準備一下,簡直是名副其實的色中餓鬼。

我實在快受不了了。

 

我曾多次向老吳表達我的感受,亦問及他何時才下命令解決易老頭,然而他每次都只回我「快了」這個不變的答案,且也不肯給我明確究竟「快了」是指一天、一週還是多久。

他囑咐我只需聽候命令就是了。

觀乎老吳和其他成員的態度,且在近數月裡他們當著我面前是絕口不提組織的任何行動和部署,我感覺到越是接近易老頭,組織便越是不相信我。

我也明白王佳芝事件對組織的打擊是如何沉重,但是我並不是王佳芝。

 

結果日復一日,再與老吳會面時已是一個月後。  

「易老頭明天下午會趕往南京開會,他一般會在離開之前纏我好一會兒。」我如常地向老吳報告易老頭的行蹤。

老吳盤算了一會,說:「那麼明午二時正,妳想辦法將易老頭引到戈登路口的西伯利亞皮草店(*)吧。」

我的直覺告訴我,那處將會埋伏了數名槍手。

老吳也沒多作解釋,只是在我離開之前,抱著懷疑的目光問道 : 「妳能辦得到嗎?

 

翌日,下午一時三十分,因為易太太不在家,易老頭樂得不用偷雞摸狗,直拉我進睡房。

一時五十分,易老頭伏在我的身上不停挪動身體。

我知道在皮草店那邊有數名槍手正在屏息靜氣,等待易老頭和我出現的一刻。

可是我根本沒打算要引易老頭到皮草店。

 

自從王佳芝事件之後,易老頭變得更疑心重重,對出入都顯得額外小心謹慎,就連跟我幽會都只會選擇在家中,所以若然我以任何理由引他出外的話,定必惹起他的懷疑,屆時打草驚蛇了,我所花的功夫便付之一炬。

老吳不是不知道這一點,所以他的安排簡直是要陷我於險境。

 

我看著大鐘的時針落在二時正的一刻,便坐到易老頭的身上,用自己的身體牽動著他的情緒。

看到他情緒高漲的時候,我迅即離開他的身體,並俯身吻他的嘴,

跟著吻下他激烈起伏的胸膛,

然後吻下他的小腹,

最後埋首在他兩腿之間。

因為受不了熱血在身體裡奔流,易老頭只能癱軟著身軀任由我有節奏地擺佈。

 

其實我覺得要幹掉易老頭根本是件易事,因為只要趁在此刻,一口咬噬下去,並且在他兩腿間最脆弱的位置使勁一握,他已全無還擊之力。

然後我會將他頸骨扭個一百八十度轉,「噼啪」數聲,他的生命便隨體液一併離開身體。

所以我根本不需要把他引到外頭這麼犯險,更用不著舞刀動槍。

 

易老頭的情緒似乎高漲到頂點了,我忍不住直勾勾地望向他死前的樣子。

我不禁心中一顫。

 

在組織內,特務是不會與人交心切腹的,因為恐防對方是另一組織派來的奸細、反特務,所以特務與特務之間只有存著互相猜忌而沒有信任。

正因如此,在我接受交合訓練時,從沒有男特務是安心的讓我把弄他最脆弱的地方,他們大都瞪眼盯著我,只要我稍有一些偏頗的動作,便會一手把我推開。

然而老奸巨滑如易老頭此刻竟緊閉眼睛,完全放心地將自己最脆弱的部份,最脆弱的時刻託付給我。

從來,在易老頭身上看不到任何愛情,但是此際我卻能切切實實地看出他對我的那份信任,那份老吳和組織從沒給我的信任。

 

易老頭不由自主地抽搐身軀,讓自己的靈魂解脫開去。

當他滿足地張開眼睛時,我已淚流滿面。

他不解的看著我。

「快走!趁我還未改變主意前,快走!

易老頭先是一呆,然後立即會意過來,並從床彈起身衣服也不拿便衝到門前。

當他正要拉開房門之際,房門「唪」的一聲被人從外推進來。

而站在門外的,正是易太太。

 

廣袤的天空星羅棋布,

靜謐的礦場冤魂不散。

「砰!

我感到一陣灼熱直刺進背部,貫穿了我的胸膛,衝力將我本來跪著的身體向前推倒。

子彈落在地上,發出清脆嘹亮的聲音。

回想起被囚禁的幾天裡,我看得出易老頭也頗有不捨之情,故此我推敲到他未必要置我於死地。

但是當易太太與官太太們來到羈押室批評我生得滿身妖氣後,我可從易太太那雙怨恨的眼睛知道我是命不久已了。(**)

 

子彈上膛的聲音再次在我背後響起。在下一發子彈落在我身上時,我半個腦袋便會掉到我面前。

正當我心中默默地倒數時,急速的步履聲音由遠方而至,隨之,一把慌亂失措的叫嚷聲音在曠野中蕩然迴響 :  

「易先生被盟軍殺死了!

「廣島爆炸了!

「皇軍要撤兵了!

 

聽說若然把一個人的鮮血灑在草地上,草吸收了人血的養份會長得特別茂密。

我看著自己的鮮血在石礦場那寸草不生的地上流畫出一條血路,可是我的鮮血卻絲毫沒被吸進土地裡。

 

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(***)

這天是我的死忌,

也是成千上萬倭寇的死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完)

:

(*) 據稱「色,戒」這個小說故事是以鄭蘋如誘殺漢奸丁默邨作原形的。而真實的暗殺地點並非小說所述的珠寶店,而是位處靜安寺路(今南京西路)和戈登路(今江寧路)的西伯利亞皮草店。

 (**) 在電影中,易先生雖然不捨王佳芝,但為著大局依然下命令將她處決。但根據金雄白在《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》一書所述,真實的情況是本來丁默邨對鄭蘋如也餘情未了,頗有憐香惜玉之心。可是在一次飯局當中,許多到過羈留室看過的汪系太太們都議論紛紛,批評鄭長得滿身妖氣,認為此女不殺,無異讓她們的丈夫更敢在外放膽胡為,經貴婦們極盡挑撥後,丁默邨的太太更是醋海興波,結果沒幾天,槍殺命令便下來了。

 (***) 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乃美軍在日本廣島投下原子彈的一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