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過去 | 31st Oct 2007 | 幻故事 | (820 Reads)
「哈囉?
「喂。」
哈囉?

「喂。」

「哈囉?

「喂。」

「哈囉?

「喂。」

他認出這把聲線。

因為他真的不知該與對方說什麼好,所以他只好掛上手提電話,然後輕力地把電話放回原處,免得把睡在身旁的妻子吵醒。

「是誰呀?」他妻子還是醒來。

「沒有誰。」

「我明明聽到你在談話。快說!你是不是有別的女人?

「什麼別的女人,沒有呀!

任由妻子再怎撒野,他都沒有理會她。

他轉過身背向著她,然後逕自睡覺。

他不想跟妻子討論這個話題,他知道一旦扯下去,一切也沒挽回的餘地。

他打從心底裡是不希望改變現有的關係。

 ******

「喂。」

「哈囉?

「喂。」

「哈囉?

「喂。」

「哈囉?

他認出這把聲線。

每當他在深夜想她想得快瘋時,他都會鼓起勇起搖個電話,希望聽到她的聲音。

可惜每一次接電話的都是這把男聲。

每當他聽到對方掛線後,他都只好心如刀割地掛上線。

「是誰呀?」他妻子這時醒過來。

「沒有誰。」

「我明明聽到你在談話。快說!你是不是有別的女人?

「什麼別的女人,沒有呀!

任由妻子再怎撒野,他都沒有理會她。

他轉過身背向著她,然後逕自睡覺。

在家裡,他不想跟妻子討論這個話題,他知道一旦扯下去,一切也沒挽回的餘地。

在公司裡,他亦不想跟她討論這個話題,因為他知道他一旦開口埋怨她丈夫接聽她的電話時,他與她亦沒挽回餘地。

他打從心底裡是不希望改變現有的關係。


給非本港居民的註解 : "哈囉喂"其實是Halloween的香港音譯叫法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