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過去 | 3rd Nov 2007 | 聞物 | (334 Reads)

自古人類在用字上都有很多禁忌。單單以中國人來說,若然要詳列所忌諱字眼的話,數頁篇幅也未必能說得完。

對於不喜歡的字眼,我們都會盡量迴避不說,又或用同義的或相反的別字來代替之。

譬如說,因為害怕死亡,「死」字是不能提及,所以一般都會用「走了」、「去了」、「不在了」、「歸西」、「升天」等字眼來取代。而廣州人更會把「笑死我」說成「笑生我」。

「死」字不好聽,就連一些被認為不吉利的字眼,如「離」字、「苦」字、「輸」字、「乾」字、「空」字(空字與兇字同音)、「沒」字、「無」字也不想聽到。

故此,有人把「梨」說成「圓果」(更不會分來吃),有人把「苦瓜」說成「涼瓜」,有人亦會把「絲瓜」說成「勝瓜」(絲字與輸字差不多音),有人又會把「豬肝」、「雞肝」說成「豬潤」、「雞潤」(肝字與乾字同音),有人更會把「空屋出租」說成是「吉屋出租」。

為了要避開那個「沒」字,河南一帶做飯時,若然任何食物沒有了,他們會答「滿了」來替代。

至於在香港,有部份人又因為「伯母」與「百無」近音,所以稱呼別人的母親時會改稱「伯有」,就是貪其與「百有」同音。

大家這麼忌諱,就好像害怕聽到或提到這些不吉利字眼,便真的會與之沾上邊一樣。

人們對字眼這樣,對數字亦然。

譬如潮州人對三字忌諱,因此當地人會把三時叫作「二時六十分」。

又因為「四」與「死」字同音,所以近年起建的大廈都已沒有四字的樓層。

又因為一個人死後,每隔七天便要「做七」一次(做七應備牲醴菜肴奠祭),故此上街吃飯點菜時,大家都會很忌諱點七碟菜,一是點六碟,一是點超過七碟,從而避開「食七」這喻意。

 

「啊,原來是這樣,」仕女閱過這些禁忌後不禁恍然大悟,「那些字眼又確是難聽得很。」

因為也覺意頭不好,所以仕女打算從今以後都以別的字來迴避那些不吉利的字眼。

這時仕仔剛巧經過她身邊,且赫然發現有一隻蟑螂在面前,他想也不想,便拾起一本書來拍死牠。

仕女驚叫:「嘩,你竟然用本「贏」來拍「生」蟑螂?

「吓?!

「嗚~可憐的蟑螂因為你這個殺蟑螂的「吉」手而「不在了」!

「吓?!

「站著幹什麼呀?你還不快些把「尸心5」體拿掉?!還有呀,要將那本「贏」抹「潤」淨,還有..還有,也要把你這不「潤」不淨的手洗「潤」淨呀!

「吓?!

「在吓什麼?笨頭笨腦的樣子,真的被你「氣生我」!

「吓?!


仕女這時看了看腕錶,說:「現在是「二時六十分」,我限你在「二時九十分」之前要把地方清理「潤」淨,你聽到「滿了」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