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過去 | 19th Nov 2007 | 幻故事 | (429 Reads)

吶喊 1/3 

回到家後,我一直躺在床上,閉目思索下課途中所遇見的種種離奇事。
隔壁男生摘下公園的玫瑰花送給女朋友——
天真小孩哇啦哇啦的驅趕一群麻雀——
店東阿姨噴灑殺蟲劑務求置蟑螂於死地——

這等看似平常不過的事情,今天卻驀地變得很不尋常,因為我隨之聽到的是花草的慟哭聲,麻雀的呼救聲,和蟑螂的慘叫聲。

「天啊,我該不會是有毛病吧?」我大力拍打著腦門,妄圖將幻覺從腦袋裡攆走。
驟然,我感到面頰五官被數支尖銳粗糙的物體刺到。我睜眼一看,乍見數根樹枝在我面前拂動。我驚慌失措地想用手撥開樹梗的時候,卻發現在眼前撥動的原來是我那些變成了枝幹的手指。
我立時從床上彈起身,然而兩腿宛如綁上了千斤鉛鐵一樣使我動彈不得。我猛地一望,驚見兩腳也長出了粗大的樹根。
「我該怎麼辦?」單是想到自己現在的樣子,淚水已不由自主地潸潸落下。
這時,耳根傳來了敲門的聲音,我聽到門後的母親問道:「俊華,幹嘛一直躲在房間裡?是否生病了?我要進來啦。」
我未來得及回應,母親已推開了房門。
「不行啊!」我實在不想嚇著母親,於是我使盡全力,拔起與樹根盤纏不清的雙足,也不理有否撞倒進來的母親,更不理她在我背後的呼叫,便奪門而去。
離開了家之後,我只知道一直發足狂奔,因為我不想被人見到自己現在的模樣。但是腳下的盤根越長越多,被樹根絆著腳的我也不得不慢下腳步來。
求助無門,我禁不住放聲大哭。
落霞映照,我從淚水中看到地上自己已成樹形的倒影,霎時間,我想起那棵悲傷的大榕樹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** 
 

我拖著沉重步伐終於回到那條林蔭大道。
我舉步艱鉅地走過兩旁的茂密林木,當來到大榕樹扎根的位置時,我不禁目瞪口呆。
「這。。。怎麼可能?」
我實在無法相信下午才被我踢了一腳的大榕樹,竟然在短短數小時內完全消失了。
在我還未定神之際,我忽感腳下的盤根開始向著泥土方向匍匐,造成了強大的驅動力,使我不能自控地踏到大榕樹本來的位置。看著盤根迅速地往泥土裡鑽下去,我立即意識到將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。我於是發狂地亂動雙足,希望可以阻止這一切的發生。然而樹根與土壤本來就是唇齒相依的,我越是反抗,盤根便越是把泥土抓得緊緊。面對大自然的力量,我根本就無力與之拔河。
最後,也不知是絕望驅使還是因為經過一番折騰的關係,我放棄了反抗,並任由樹根與泥土互相糾纏,讓已化成大榕樹的自己根深蒂固。
此刻,我只感到身心俱疲,眼皮更是非常沈重。
皓月當空,照亮了整條林蔭大道,可是我只看到眼前的一片漆黑。
「呀!」突然,我感到腰際被人猛力地踹了一下,疼痛的感覺由腰部直刺進五臟六腑,使得我完全甦醒過來。看到烈日已在半空,我始才發現原來自己已昏睡了一段時間。
我實在太希望昨天所發生的一切都只是幻覺中的幻覺,而甦醒可把我從惡夢中拯救出來。
我滿懷希望地四下張望,卻發現自己依然與樹木並排聳立。我的心情再一次掉進沮喪的深淵中。
這時,我瞥到在我腳下的兩名男學生。看著其中一名男生所擺下的功架,想必剛才就是他狠狠的踢了我一腳。
正當我想辦法要跟他算帳之際,我留意到在男學生身後的一條毛蟲。毛蟲一邊爬行,一邊仰頭對著我微笑。
「是向東!」我心頭非常震撼,因為我想不到向東竟然也跟我遭逢同一命運。
我正想開口問過究竟時,卻見到另一名學生走到向東前面,並拿起了右腳。
我禁不住驚呼大叫:「救命呀!」
可是一切都來不及了,因為在那名學生的踐踏下,向東一聲嘶叫便成為他的腳下亡魂。
我感到萬般悲痛,因為我知道踢我的學生是感應到我的求救的,只可惜他卻選擇見死不救。
我哀傷地望向那名學生,而他只回望我一眼之後,便匆匆的拉著殺向東的兇手離去。

眼巴巴的看到好朋友慘死,我如像山洪暴發般慟哭起來。


(待續)

引用(0) | 話題(小故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