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過去 | 22nd Nov 2007 | 幻故事 | (330 Reads)

吶喊 1/3

吶喊 2/3 

 

或許是緣份使然,我和向東自幼稚園開始,便一直是同班同學。故此我和他的友情比其他同學還要深厚真摯。可是,我萬萬沒料到今天要與他永別了。
在我還未從崩潰中恢復過來的時候,我驀然聽到有人叫我的名字:「俊華,俊華。。。」我認出那是向東的聲音。 這實在太匪夷所思了。
我立即收起淚水,俯視倒臥在血泊中的他,發現那稀爛的軀體正在緩緩蠕動。
「向東,你還沒有死掉實在太好了!」真沒想到向東仍能僥倖生存過來。
「你神經病嗎?」我聽到向東破口大罵。與此同時,我感到被人痛打了一下。
隨著那一下的衝擊,眼前景物倏地消失了,我再也看不見林蔭大道,亦看不見向東的屍體,換來的是向東的臉和學校醫療室的背景。
我不解。
「你終於醒來了。」我看到向東的表情是一陣子憂心一陣子輕蔑,「我真的不知道原來你是如此不濟的,竟然會中暑昏倒!」
我無暇理會向東的揶揄,只立即察看自己的手腳,確定了不是樹枝盤根,再捏了向東一下,聽到他哇哇大叫後,我知道一切是真的回復正常了。 
離開了醫療室,步出了校門,我與向東依舊走過那條 林蔭大道。可是此刻的心情卻是異常的欣悅。
「林俊華,準備了!」當來到路的中段時,向東又來提示我。
我凝望那棵大榕樹,準備起跑之際,突然想起我被那名學生踹了一腳的痛楚,便止住了腳步。我揚一揚手,並跟向東說:「我不再踢了。」
向東對我的反常非常驚訝,我看到他正想開口質問我的時候,一隻夏蟬忽然掉到我們面前。
夏蟬掉下時剛好背部著地,牠不停地亂動足肢,但是怎樣也翻不轉身來。
「哇塞,你不再踢樹,那便看我大顯身手好了。」他話聲未落,已挪高了右腿,像是要匯聚全身的氣力到右腿似的。
看到他這樣子,我也來不及多想,便衝過去推開他。
向東冷不防被我一推,失了平衡跌到地上去。他撫著臀部埋怨說:「你今天發什麼神經?
「你這樣跌倒也感到痛楚啦,那更何況是被你踩死的夏蟬?」
我遂將夏蟬翻轉身來,拿回平衡的牠立即拍翼飛走。
 扶起向東的時候,我猛地想起一件事,便問:「許家輝最後有沒有對小狗怎樣?」
「因為你突然昏倒,引來老師們的注意,並發現他虐待小狗,我想老師正在處罰他咧。」
我終於可以放下心頭大石。
一路上,向東滿臉狐疑,最後還是忍不住問:「我發覺你醒來之後好像變得不一樣了,到底幹嘛啦?」
我但笑不語。
「笑什麼呀你?快說呀!」向東差點沒對我咆哮。
這個下午,林蔭大道樹影婆娑,沿途上,向東不斷地吵吵嚷嚷,可是我卻隱約聽到夾雜其中那一句又一句的「謝謝」之聲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 完 -

引用(0) | 話題(小故事)